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主页 > 出境 >
平安前4月保费收入降3.14%

本文原标题为:平安前4月保费收入降3.14% 好医生换帅时间点微妙

在抄袭事件尚未平息之际,平安好医生又上演了“深夜换帅”。

5月15日, 平安好医生发布公告称,由于个人原因,董事会决定免去王涛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职务,并委任方蔚豪出任执行董事、临时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

从李源祥,到任汇川,再到王涛,中国平安“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员流动颇为频繁。

目前,中国平安正在进行改革,其中尤以寿险业务的改革任务重,这场酝酿用2-3年推动的寿险改革,市场迫切看到效果。

好医生人事变动时间点微妙

接替王涛的方蔚豪今年47岁,于2012年8月加入中国平安集团,参与创建了平安租赁公司,2019年出任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现任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平安租赁董事长兼CEO。

最近平安好医生波折不断,此次人事变动的时间节点颇为微妙。5月8日,平安好医生宣布上线“健康卫士”产品5G心脑监护平台,主要功能是心梗、脑梗的提前预警。但消息一发布,雪扬科技便于5月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指责“健康卫士”产品抄袭雪扬科技旗下安顿产品。

对此,平安好医生予以否认。不过,5月12日,雪扬科技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平安好医生否认侵权一事进一步举证。雪扬科技称:“平安好医生健康卫士”应用程序在5月11日晚间进行了强制后台更新操作,在此之前其应用程序与雪扬旗下“安顿”应用程序页面高度相似,水波纹部分完全一致,是采用反编译技术实现的。

平安好医生的这一人事变动是否与抄袭事件有关,尚未可知。从公告和内部信看,主要是由于王涛个人原因,想要“多花些时间陪伴家人,多交交朋友”。

今年以来,平安好医生股价一路上扬。中国平安年报显示,2019年,平安好医生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1.7%至50.65亿元,其中在线医疗收入占比达16.9%。截至2019年12月末,平安好医生累计注册用户量超3.15亿,已与超3000家医院合作,全年互联网线上日均咨询量72.9万人次。在疫情高峰期间,平安好医生提供24小时在线问诊服务,互联网平台累计访问量突破10亿次。

这也是平安矩阵高管的又一次变动。此前不久,中国平安联席CEO李源祥先是加盟友邦保险;后任汇川又辞去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职务。

高管接二连三变动,对中国平安的公司经营是否会产生影响?平安好医生表示,公司拥有成熟的公司治理、完备的经营管理决策机制,管理层的变动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和管理。

2019年12月,在中国平安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表示,“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中国平安在任何一个岗位都有很好的梯队。

在近期的“国聘行动”上,中国平安共有20多家专业公司参与,约2万个岗位面向全社会开放,此外面向全国招聘数十万保险代理人。

观望“新型寿险经营模式”

今年1-4月,中国平安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5月15日,中国平安发布公告称,2020年前4月累计原保费收入3212亿元,同比下降3.14%。

其中,中国平安子公司平安财险原保费收入965.46亿元,同比增8.46%;平安人寿原保费收入2100.8亿元,同比降8.9%;平安养老原保费收入112.55亿元,同比增12.77%;平安健康原保费收入33.2亿元,同比增65%。

对于平安人寿保费增速同比下降的原因,中国平安对外的解释是,平安人寿处于“转型期”,但市场对此有疑虑,因为每当保险公司业务指标下降时,几乎都以“转型”为托辞。

2月20日,在中国平安2019年度线上业绩发布会上,马明哲表示,中国平安酝酿用2-3年推动寿险改革。“平安人寿的改革目标是,希望成为全球领先的人寿保险公司,不仅是规模最大,还要搭建起新型的人寿保险经营模式。”平安人寿的改革主要是渠道改革、产品改革和科技推动改革。

这一改革目标能否实现,市场持观望态度。此前,有券商分析称,在疫情影响下,中国平安的线上化等优势得以凸显,预计在此期间代理人稳定性更好,疫情后业绩恢复或快于同业,但尚需时日。

近期,中国平安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陆敏正在密集开展机构调研,向一线传递改革信心,指导机构日常经营管理。陆敏强调,数字化是平安人寿未来经营发展的核心,其精髓是线上、线下的高效协同与结合。

陆敏表示,保险消费新常态就是以消费者需求为核心,通过科技赋能,向线上化、数字化转型,满足消费者不断激发的、多样性的保障需求。

国泰君安非银金融行业研报显示,中国平安2020年一季度业绩,因投资负面影响,净利润和营运利润增速低于预期;新业务价值增速基本符合预期。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市场都很关注平安人寿的改革,如果他们成功了,将对寿险经营模式产生深远影响。”

普华永道报告指出,疫情期间,保险业受到了多方位的影响,尤其是“开门红”期间的多个主要渠道的销售活动受到挑战。不过,即使疫情对保费收入的负面影响是暂时性的,此次却暴露了保险公司在渠道依赖、营销模式方面的深层次问题。疫情过后,保险业会加速变革进程,重点体现在业务精细化运营、数字化建设聚焦两个方面。保险公司应顺势化压力为动力,从不同层次的策略上布局,加快渠道转型和能力升级。

热门评论


上一篇:先惠技术前三季度亏损超2000万!万元|公司

下一篇:韩国顶尖医院4名女护士确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