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主页 > 微视评 > 互微网 >
陕西省渭南市合阳县义士陵园不法改建为天和园义士儿女住房被强拆强占震惊社会;义士|合阳

事实监视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85033488398846&jumpfrom=weibocom&from=singlemessage

陕西合阳:义士陵园不法改建为“天和园”

义士儿女住房被强拆强占

摘要:陕西省合阳县电容器厂退休职工史桃英,革命双烈儿女,举报合阳县人民当局不法改变义士陵园用途;原合阳县供电局局长,现渭南农电局干部申民强拆抢占民房问题。

义士纪念设施不法改建为“天和园”

父亲史建堂、母亲张泛爱在合阳解放战争中,双双为革命捐躯,1958年中央民政部发表了义士证,合阳县当局把怙恃的遗骨埋葬在义士陵园一号坟场的显著位置。

合阳义士陵园庄严肃穆,是人民凭吊先烈的处所

2006年,跟着合阳县城扩容,要改建义士陵园。因我的怙恃遗骨在此,曾询访陕西省民政厅,答复是:“义士陵园国度视同文物掩护,若要改动,须报国务院审批。省民政厅也无这个权利”。

不知是政策有变,还是当政者胆大妄为。期间,合阳县民政局王有社局长曾通知我:你可把你怙恃的遗骨搬回老家,也可以把遗骨火葬,到时民政局送个花圈。

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长眠在合阳的这块热土上

我是个孤儿,靠当局资助长大,农村一无所有,我搬到那里?无耐,在不影响义士陵园改建规划的前提下,在原陵园里找了一块处所埋葬了怙恃的遗骨。但陵园要求是:不许建墓冢,不许立墓碑。

供市民休闲、娱乐的“天和园”大门

他们的遗骨曾一度被游人踩在脚下(厥后发明树立“义士遗骨在此,请勿蹂躏”的一牌子)。怙恃及其英烈们,为了今天的幸福糊口浴血奋战,流血牺牲,莫非不该该有一块安眠之地吗?

在都会扩建中,当局卖了几多地,从中赚了几多钱,也不肯为牺牲的英烈们留一块安眠之地。公开把庄严肃穆的义士陵园改建成供人们休闲、娱乐的“天和园”。九泉之下的英烈们若有灵,心都在流血!

合阳县当局不法将义士陵园改建成供人们休闲、娱乐的“天和园”

为陵园之事,自2005年来,我多次向有关部分反应,底子无人理会。无耐,2016年10月31日,信访网上举报后,才收到合阳县信访局与合阳住建局“信访事项奉告书”。但义士陵园“回复意见书“网上颁发后,并未按信访条例要求通知于我。

不知情的我等不到回复,于2017年3月21日再次网上举报,3月27日收到短信通知,才看到2017年1月23日”回复意见书“。据住建局意见书中暗示:“我局正在加派人员,全力观察,将尽快拿出处置惩罚意见”。至今数月有余,未做出处置惩罚意见,特再举报,望合阳县住建局尽快拿出处置惩罚意见,以告慰九泉之下的英灵们。

这个娱乐、休闲的“天合园”与纪念义士相适应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第47命令第十五条:任何单元或者小我私家不得侵占义士纪念设施掩护规模内的地盘和设施。克制在义士纪念设施掩护规模内举行其它工程建设。

在义士纪念设施掩护规模内不得从事与纪念义士无关的勾当。(2013年6月28日起实施)

请问:供人们娱乐、休闲的“天合园”与纪念义士勾当有关吗?

义士儿女住房被强拆强占

合阳县城扩容本是一件利民的功德,但对我来说带来溺死之灾:不仅怙恃本来安眠之地——义士陵园,被改建为供人们娱乐的“天和园”,我独一的住房被强拆,院基地也被强权者强占。

2006年趁合阳县城扩容修路之机,我家西邻人——原合阳县供电局局长申民哲,伙同合阳县有关带领和部分,大搞钱权生意业务,历经数次莫名其妙的方案变动,把原本不应拆迁的我家赶走,使他家成为面对街面的最佳位置,并强占我剩余院基地,以扩大他街面房的面积。

第一次划线时,我家并不在拆迁之列,拆迁后我家将面对街面,其时还暗自兴奋。厥后小队长张秀斌对我说:“申局长说(申民哲)他想面对街面”。过后想想,这种功德怎能轮到我们头上?

2006年拆迁时通知我们:我家院子压拆迁红线3.4米,红线内的一切障碍物必需限期拆除。这时,我已清楚意识到:申民哲借当局权利,操纵拆迁之机,把我家赶走,实施他面对街面的目的。但在强权和款项眼前,知其目的又能奈何呢?只得含泪共同当局拆迁事情。

我问拆迁办主任刑慰安,在原划线的基础上为什么要西移3米?刑说:门路加宽6米。我说:门路加宽东移6米有何妨,东边是农夫空隙,赔付也省事多。为什么要西移3米?但我对峙按通知要求:拆除红线内的障碍物,保留红线外的主体楼。2006年4月17日,刑主任以县长办公集会精力要求我们:特定我家红线内红线外修建物全部拆除。我气愤的质问:拆迁红线就是一条法令线,红线表里都拆除,那划红线另有什么意义?!你不要拿县长办公集会压人。就是省长办公集会,也应依法服务。

刑主任恶狠狠地对我说:“县长办公议就是错了,你也得执行,看你妻子子能咋?”就在我与拆迁办争执不想让的2006年5月28日,无情大铲车强拆了我独一的住房,奋掉臂命的我去反对,几个城管“执法”人员把我推来搡去,几乎丧命于铲车之下,巷道里很多人都围观了这惊人的一幕,有些善良的人落下同情的眼泪。纷纷议论:申局长硬生生把那老两口赶走了。

我家衡宇刚被强拆后,申民哲迫不亟待地派人平了我院基地,并栽上一颗大树,双手叉腰,威风凛凛站在我家院基地上,以示此地已归他所有。

更令人气愤的是,几天后,时任拆迁办副主任(原地盘局副局长)张元灵和申民哲一起在我拆除后的院基上划线筹办建房。

这时,房产证和地盘使用证还在我手里,拆迁后的地盘置换、经济赔偿都未举行。真是欺人太甚!的确是打劫!

气愤之余,刻意求见县长,以讨公正。我跑了半年时间,每每都被县长欢迎室的王主任以种种托词,终未见到我县最高主座樊某县长。

无耐,我找城建局李念龙长,申述:“申民哲已在我家院基上划线筹办建房,不信你可去现场看看。我作为原使用者应有优先使用权,我要建房。剩下的地基虽少,我会按都会规划要求建设,毫不影响市容市貌。红线占几多,给我赔偿几多,多余的我不要。”李局长听了忙说:“别着急,我汇报樊县长后再说。”几天后李念龙局长传达了樊县长的意见:“作为小我私家,对本身院子有这样想法,也不为过。但都会规划需要,收回地皮作为公用”。

李念龙局长还对我说:“你要相信人当局,不会从你手中夺过来给另一小我私家。就是给你划了新院子,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私人占用这块地,你来找我,我措辞算数。这也是樊县长的意见。”

我剩余的院基地并未公用,最终还是被申民哲占有,连同他的院子一起建成六层商务楼对外出租。

义士儿女权益谁来保障?

1946年,年幼的我随母亲张泛爱,在国民党的牢狱中渡过一段难忘的魔难岁月。他们那里会知晓,六十多年后,他们的女儿在他们战斗过牺牲过的地盘上,连家都保不住,独一住房被强拆,院基地被强权者抢占。

虽是双烈儿女的我,从未奢望当局的特殊照顾,只求享有一般公民的平等权利——被征用的地盘改为私用,与申民哲以同等条件优先收回。

请求当真查处我在拆迁中的遭遇,及当局称为“合理安顿”背后的真相,还我公正。

1、我的衡宇刚被推倒时,地盘使用证和房产证还在我手里,为什么申民哲就敢义正辞严的在我院基上栽上一棵大树?获得谁的答应?

2、在无地盘批复,无建设用地规划的环境下,申民哲能建房,我不能,为什么?

3、樊县长和李念龙局长声称,以公用收回我剩余院基地,其时公用有规划吗?没有,为什么要骗我?

4、申民哲从挖地基到六层商务楼竣工,历时两年多,“不法用地”行为在合阳流通无阻,非比及六层商务楼建成后才以“不法用地”罚款告终,为什么?

上述事实如有不实之处,愿负担相应的法令责任。

举报人:史桃英

来历每天快报:司马秦剑


上一篇:【影视娱乐】掘客民间好声音展强国文化风采\中国|民间

下一篇:【赤子文苑】诗词浏览!声韵|黄花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