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当前位置: 主页 > 出境 > 生活帮 >
金宇车城业绩预亏再并购.车城|业绩

新堡金业来历新浪财经

因主营业务连续吃亏,2017年金宇车城曾通过并购寻求跨界转型,了局却未能如愿,不仅业绩江河日下,还与原股东对簿公堂。2019年其业绩预亏过亿元,金宇车城再次建议并购,然而标的公司财政数据存在诸多疑点,不解除有为日后谋划“埋雷”的可能。

2020年1月18日,金宇车城更新收购山东十方环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十方环能”)的生意业务草案,拟以3.94亿元购置十方环能86.34%股权。事实上,本次收购与其2017年建议的收购案雷同,均有借重大资产收购,扭改行绩颓势的意味。然而,此前收购“踩雷”的旧伤未愈,如今再次如法炮制,不禁令工钱其前景担扰。更重要的是,新收购标的公司并购前夕业绩异常突增,且诸多财政数据存在勾稽差异,使得本次收购从一开始便隐含危机。

主业频繁变更 业绩坐“过山车”

据金宇车城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营业收入大幅下滑91.41%,净利润由上年微利转为吃亏7816.49万元,而按照其2020年1月21日公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来看,其吃亏区间将进一步扩大到1.1亿元至1.65亿元之间。

事实上,金宇车城业绩惨淡不但只体现在2019年,近五年来其业绩一直处于颠簸中。2015年及2016年,金宇车城营业收入就一度大幅下滑,连亏两年,面对退市风险。至2017年其业绩方一改往日疲态,当年营业收入增速高达309.90%,净利润由此前的吃亏6163.58万元转为盈利3857.09万元。只是好景不长,2018年其营业收入虽仍有增长,但净利润却仅实现641.96万元,下降速度很是明明。更关键的是,这数百万元的净利润还是靠非常常性损益的支撑而实现的,当年其非常常性损益高达2.05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则吃亏1.97亿元,可谓是“明赚实亏”。总体看来,金宇车城金比年来的业绩体现犹如坐“过山车”颠簸明明。

究其业绩大幅颠簸的原因,似乎与其频繁变更的主营业务有莫大的关系。

金宇车城早在1998年就已上市,其前身为上海美亚丝绸厂股份有限公司,以纺织业进入本钱市场,早期股票简称“美亚股份”,2004年改名为“金宇车城”。其业务包括丝绸加工商业、房地产开辟谋划及汽车销售等。

2015年由于海内经济下行及传统财产布局调解,金宇车城转型进级压力倍增,公司主营业务竞争加剧,营业收入大幅下降,业绩呈现吃亏。至2016年,受贸易地产布局性过剩和电商打击、汽车市场更新换代加快等影响,部门主要业务连续萎缩,营业收入进一步下降,业绩也再度吃亏,金宇车城“披星戴帽”,股票简称酿成“*ST金宇”,公司面对退市危机。

面临危机,2017年金宇车城实施了重大资产重组,完成了对江苏智临电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临电气”)的收购,并表智临电气后,金宇车城的业绩迅速由亏转盈,排除了退市危机。其主营业务也由主攻纺织业变为电器机械及器材制造业为主,产物方面则主要销售新能源电气设备以及高压电极锅炉供热设备。然而,好景不长,收购智临电气后的第二年,金宇车城利润再次呈现大幅下滑,至2019年三季度,其新能源电气设备实现的营业收入仅为484.03万元,高压电极锅炉供热设备的营业收入仅7.62万元。

2019年再次面对业绩吃亏危机,金宇车城也再次建议了并购。据其2020年1月18日公布的并购草案显示,本次收购分为两步走,先拟收购十方环能86.34%股权,若本次生意业务实施完毕,将再以现金收购13.43%股权,合计收购该公司99.77%的股权。

十方环能主要从事有机废弃物专用处置设备销售业务、餐厨废弃物无害化处置惩罚与资源化操纵、垃圾填埋气发电、垃圾填埋气精制燃气及生物质能源操纵业务。这也意味着通过此次并购,金宇车城又将新增该项业务,其业务将迎来新的变化与挑战。令人担心的是,如此频繁的跨界,在谋划办理方面不仅会泯灭大量人力物力,还将面对诸多未知的行业风险,这不禁让人对其此后的运营捏一把汗。新堡金业整理


上一篇:媒体:日本侵华利大于弊?香港教育病了!

下一篇:异地倾倒垃圾怎能敷衍了事? OPTB